艺术

海南公安局的两名警官在两个月内开赌场赚了450万元。

牟星和潘某,前海南省公安厅副厅长,曾经和其他六个人一起建立了一个地下赌场,两个月内赚了近450万元。为了避免被调查,他们贿赂了海南省文昌市公安局的八名警察。

据鲁智深媒体报道,邢、潘等人涉嫌行贿和开设赌场的案件正在海南文昌市法院受审,并将在任意日期判刑。

检方指控,2015年至2018年,邢和潘曾数次单独或与潘等人一起在文昌市东路镇和保罗镇开设赌场,向文昌市公安局8名警员行贿共计59.5万元(人民币),以寻求公安机关的“保护”。

2018年8月初,潘和吴某分别投资7.5万元,讨论文昌市保罗镇牌九赌场的开业事宜。

邢、徐、周、徐、林和陈某加入了合作。

赌场设在文昌市、保罗镇、明园村、钱安坡、坡口村、石生坡、大仔坡、罗牛山坡。该公司于2018年1月关闭,仅两个月就盈利400多万元。

2018年8月初,潘、兴、徐又投资38万元,在文昌市保罗镇元堆村开了一家彩球赌场。

这家赌场只经营了两个月,总利润为49万元。

小日本各级公安人员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坐享黑社会向其进贡的现象已成常态。小日本各级公安人员充当邪恶势力的“保护伞”,享受黑社会对他们的礼遇已成为常态。

然而,也有许多公安人员“出海”自己充当黑恶势力,或者开设赌场和色情场所,还有公安人员“抢劫坟墓”。

例如,海南省海口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陈先锋今年被捕。

他负责刑事调查,三四年前辞去了“黑人老板”的职务。

陈险富被捕时,他说:“善待你的战友,我曾经是一流的英雄”等等。

山西闻喜县公安局原副局长景一民和金勇、7名公安民警和4名辅警参与了39起古墓抢劫案。他们也被怀疑充当黑社会的保护伞。

去年9月,四个人,景一民、李付雪、任清河和李安吉,在二审中被判处无期徒刑,他们所有的个人财产被没收。

日本小型公共安全系统的官员充当邪恶势力的“保护伞”,从当地警察局官员、县公安局官员、省公安厅厅长,到日本小型公共安全部前部长周永康。

在周永康2014年退出赛马之前,日本小型政府媒体曾公开指责他的儿子周斌与黑社会团伙头目、四川亿万富翁刘汉合谋购买彩票。他能在他的手机上买吗?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日本政法委员会秘书周永康成为日本官方媒体点名的“保护伞”高官,充当黑社会团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