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庆料

古马:市长给了区长100万个硬拆迁目标

近日,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孙立平一段有关拆迁的视频在推特上热传。最近,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古马的一段拆迁视频被发布在推特上。

内容指的是一个城市对区长的命令,即每年必须清除一百万平民,否则他们将离开。

古马问:在任何时候和任何国家都有这样的“发展”吗?古马在讲话中说,在一次聊天中,中国一个城市的区长向他抱怨说,今年最困难的事情是为这个城市制定一个硬性目标。今年,100万平民必须被转移并与其工作挂钩。一百万将被移除。然后,区长将接管这项工作。如果没有,谁将接管这项工作?

古马说他已经对这个地区有了一些印象,并问道:“我们要在哪里拆除它?”区长回答说,拆除任何地方都可以,但是如果老百姓中了彩票,拆除一百万所房子也可以。

古马在讲话中没有具体提到该事件发生在那个城市,但他透露,这种事件在中国远不止是一个孤立的现象。然而,当他听到典狱长自己说这样的话时,他非常震惊。

古马问,在任何时候,在任何国家都有这样的“发展”吗?在世界上所有的国家中,有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吗?我们在过去的朝代里有这样的发展吗?“不,我们是唯一一个!”据记者搜索,这篇演讲是孙教授2013年在山西省孝义市发表的。这次演讲的主题是日本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和未来十年的改革。孝义市市委书记张旭光主持了会议。

孙教授在讲话中还提到,过去十年对数量的盲目追求造成了大量的社会不公,这也是社会矛盾的主要根源。

“人们无缘无故地遇到事情。

现在不能达到最低标准。

不仅仅是普通人,还有一个官员和一个兼职工作。这是一个问题,当我们遇到事情时,我们是否能找到一个合理的地方。

“除了以上强制拆迁的案例,他还列举了一个,九三学社副主席,中共官员岳母家拆迁,因为赔偿标准有争议,他作为女婿帮忙说话,一张嘴就被铐上,出示了CPPCC委员的回避拘留证明。

但是他说他当时有死的心,没有任何理由。

孙教授说,这还是一个副厅级干部。普通人应该做什么?他还指出,中国目前的征地拆迁已经到了忽视人民生活的地步。仅仅一个多月,就有五人死于推土机之下,不包括自杀者。

所谓的发展破坏了环境,以至于忽视了子孙后代。这就像在地下挖三英尺。

孙教授在演讲中分析了为什么当前的“发展模式”模式不能逆转,包括利益模式对增长的严重依赖。政府通过各种手段获得了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并保持了每年25%的平均增长率,否则它将无法生存。

此外,日本日益脆弱的合法性基础使其严重依赖经济增长和其他因素。

关于当前的社会问题,他在讲话中说,过去十年的政府仍然是过去的政府,但人民不再是过去的人民。“维持稳定”的成本越来越高。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对小日本政权的信任,甚至不相信小日本所说的标点符号!。

维持稳定的措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但效果越来越差,稳定性也越来越稳定。

孙教授还说,未来几代人将不会有任何好的话来写中国的历史,这可能是荒谬的,愚蠢的,甚至可耻的。

发表评论